紧跟党走擦亮大别山精神底色

  在大别山腹地,位于河南省信阳市新县的鄂豫皖苏区首府烈士陵园每天都有游客前来参观学习,瞻仰肃穆的烈士纪念馆,缅怀革命先烈丰功伟绩,追忆那段血与火的峥嵘岁月,感悟革命先辈们坚定的理想信念和浓厚的爱国情怀。

  诞生于大别山革命历史中的大别山精神,不但在革命战争年代发挥了显著作用,在新的历史时期依然具有重要时代价值。

  2019年9月,习总书记来到鄂豫皖苏区首府烈士陵园,瞻仰革命烈士纪念碑、纪念堂,远眺英雄山上“红旗飘飘”主题雕塑。在纪念碑前,习向革命先烈敬献花篮并三鞠躬,深情缅怀为革命胜利献出宝贵生命的英雄儿女。习总书记指出,“我每次到革命老区考察调研,都去瞻仰革命历史纪念场所,就是要告诫全党同志不能忘记红色政权是怎么来的、新中国是怎么来的、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么来的,就是要宣示中国将始终高举红色的旗帜,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把先辈们开创的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反动派的总方针。在这一方针指导下,同志领导了著名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并创建了以井冈山为中心的农村革命根据地。大别山作为中国建立地方党组织最早的地区之一,农民斗争活跃,特别是黄安、麻城地区,是全国农动开展最好的地区之一。1927年11月13日,在中共黄麻特委领导下,黄麻起义爆发,2万多名手持刀矛土枪的群众攻克了黄安县城,缴获大量。

  “黄麻起义是中国继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之后,在长江以北地区领导的一次由农民参加的大规模武装起义。”信阳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大别山红色资源与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田青刚认为,大别山精神的产生离不开大别山深厚的革命实践基础。

  随后,起义军成立了工农革命军鄂东军,1928年初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并于5月进入豫鄂交界反动统治力量薄弱的柴山保地区(今河南新县陈店乡一带)。7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工农革命军第七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

  从此,大别山地区有了第一支红军部队。在黄麻起义的影响下,大别山地区的革命斗争此起彼伏,取得了在鄂东北、豫东南、皖西分别建立一支工农红军的重要成果,开辟了鄂东北、豫东南、皖西三块革命根据地。

  到1931年3月,中共中央作出《关于鄂豫皖苏维埃区域成立中央分局决议案》,于5月在光山县新集成立了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和鄂豫皖革命军事委员会。11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成立。

  鄂豫皖苏区是继中央苏区之后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全盛时期囊括了湖北、安徽、河南的20多个县,根据地总人口350万人,主力红军达4.5万余人。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建立不久,军的大规模“围剿”就开始了。1930年至1932年,鄂豫皖红军先后粉碎了三次“围剿”。由于中央分局主要领导人推行“左”倾教条主义政策,红四方面军未能打破军的第四次“围剿”。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被迫撤出鄂豫皖根据地,向西转移,最后到达川陕。余部重组红二十五军,在鄂豫皖省委领导下坚持斗争。

  1933年,敌人发动第五次“围剿”,红军和根据地遭到重大损失,中共鄂豫皖省委决定实行战略转移。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从河南罗山县何家冲出发长征。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胜利到达陕北延川县永平镇,成为先期到达陕北的红军长征部队。

  在红二十五军长征的同时,中共鄂豫皖省委决定留下高敬亭负责鄂豫皖边区的统一领导工作,坚持大别山斗争。1935年2月,高敬亭在安徽太湖县凉亭坳召开干部会议,分析了斗争形势,决定重建红二十八军,由高敬亭担任政委,实行党政军一元化领导。从此,大别山在红二十五军走后又有了一支主力红军,为坚持鄂豫皖游击战争奠定了重要基础。

  敌人趁红二十五军长征之机,用10余万正规军继续对鄂豫皖苏区进行“清剿”,采取大修碉堡网、搜山烧山、经济封锁、移民并村、保甲连坐、大肆屠杀等残酷手段对待革命军民,苏区大部分地方被敌人占领。险恶的形势和残酷的斗争并没有吓倒苏区军民,他们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组织周围,继续坚持斗争。

  “鄂豫皖游击战争为大别山赢得‘28年红旗不倒’崇高荣誉作出重要贡献,是红军主力长征后中国领导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田青刚介绍,全面抗战爆发后,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奔赴抗日前线。

  从抗战后期到解放战争初期,再到新中国成立,大别山的战略地位愈发凸显:中原军区部队坚持鄂豫皖地区斗争并胜利突围,为全国和解放区做好迎击全面内战赢得了时间;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实现了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历史转折,并恢复扩大了中原解放区,犹如一把利剑直插敌人心脏……英雄的大别山革命斗争谱写了28年红旗不倒的忠诚华章。

  从1921年到1949年,大别山历经多次革命斗争洗礼,高扬的红旗颜色鲜艳依旧,书写了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的历史答卷。信阳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祝辉介绍,革命战争年代,大别山人民付出了巨大代价,作出了重大牺牲,仅在册的烈士就有13万多人。

  革命先辈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大别山精神的底色,用忠诚和智慧书写了坚守信念、胸怀全局、团结奋进、勇当前锋的大别山精神。

  新县县委书记夏明夫说,近年来,新县坚持“红色引领、绿色发展”理念和“山水红城、健康新县”定位,依托红色资源,做好“红”字文章。持续加大革命文物保护力度,加快推进红色旅游产业发展,努力把红色资源保护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

  如今,当地“红色首府、将军故里”的品牌效应日益凸显,红色旅游市场吸引力不断扩大,综合带动作用明显增强,以红色为引领的文化旅游已发展成为新的支柱产业。在新县田铺乡田铺大塆,依托红色旅游资源,当地凭借创客小店走上了发展之路。“我们这个传统村落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中原文化、楚文化、徽派文化在此交相辉映。”“老家寒舍”民宿店店主韩光莹是红军后代、革命烈士家属,他告诉记者,近年来他靠乡村旅游实现了增收,还带动乡亲们发展民宿走上致富路。

  大别山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但由于产业基础比较薄弱,交通相对不便等因素,大别山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的任务依然很重。为此,国家专门出台政策,从多方面给予重要支持,为大别山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发展提供了具体指导和难得机遇。

  “伟大精神财富是我们继续前进的强大动力。”田青刚认为,老区全面振兴过程中会面临许多困难,这更加需要发挥好精神的激励和支撑作用。

  每年重要节假日,鄂豫皖革命纪念馆、鄂豫皖苏区首府烈士陵园、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将军故里、祖居等红色景点都会迎来游客集体参观、缅怀革命先烈、重温入党誓词等活动高峰。大别山地区丰富的革命遗址、遗迹蕴藏着深厚的大别山精神,激发广大党员干部群众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