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学党史(一百七十八) “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不能再写了

  “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而已”1933年11月,(左起)、、彭德怀、刘伯坚、张纯清、李克农、 周恩来、滕代远、袁国平等红一方面军领导在福建建宁。

  本月初在唐村写寄给你们的信、绝命词及给虎、豹、熊诸幼儿的遗嘱,由大庾县邮局寄出,不知已否收到?

  弟不意现在尚留人间,被押在大庾粤军第一军军部,以后结果怎样,尚不可知,弟准备牺牲,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而已。

  熊儿生后一月即寄养福建新泉藏溪黄荫胡家。豹儿今年寄养在往来瑞金、会昌、雩都、赣州这一条河的一只商船上。船老板是瑞金武阳围的人,叫赖宏达,有五十多岁,撑了几十年的船,人很老实,赣州的商人多半认识他……他们一家人都很爱豹儿,故我寄交他们抚育,因我无钱,只给了几个月的生活费,你们今年以内派人去找着还不至于饿死。

  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把三个幼儿的养育都要累着诸兄嫂。我四川的家听说久已破产又被抄没过,人口死亡殆尽,我已八年不通信了。为着中国民族就为不了家和个人,诸兄嫂明达当能了解,不致说弟这一生穷苦,是没有用处。

  诸儿受高小教育至十八岁后即入工厂作工,非到有自给的能力不要结婚。到三十岁结婚亦不为迟,以免早生子女自累累人。

  你不要伤心,望你无论如何要为中国革命努力,不要脱离革命战线,并要用尽一切的力量教养虎、豹、熊三幼儿成人,继续我的光荣革命的事业。

  我葬在大庾梅关附近,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不能再写了,致以最后的革命的敬礼!

  原标题:《我要学党史(一百七十八) “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不能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