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风筝》片尾没写上的第12人走了

  几个月后,姚子健考入南京中央陆军测量学校,报到之后才知道,这是一所隶属于参谋本部的军事化管理的学校。1934年春天,他从测量制图班毕业,被分配到南京中央陆地测量总局印制地图部门工作。工作后不久,通过同乡好友、中共地下党员舒曰信结识了当时隶属上海中央、从事秘密情报工作的鲁自诚,经过鲁自诚介绍,姚子健秘密加入中国。

  利用这个身份,姚子健可以随时关注军队的动向,哪支部队拿走哪里的地图和资料,他也同样从厚厚一摞中拿出一套,幸而当局内部规章制度不严,且疏于清点,姚子健的“小动作”从未被发现。每次需要与党组织交接的时候,他都身穿军服,在周六晚上乘坐火车离开南京,第二天清晨抵达上海,在接头点与舒曰信会面,当天晚上再赶回南京,地图和资料就放在姚子健手拎的小皮箱里底层,上面压着书或者衣服。

  这样的情报工作直到1938年,姚子健向组织提出奔赴前方抗击日寇的想法,同年底他结束了隐蔽战线生涯,去往香港。四个月之后,姚子健带着香港情报站负责人潘汉年给他写的两张纸条去往延安,纸条内容是“姚子健有抗日热情,已经为党工作多年”,落款是“小开”,两张纸条一张给了当时中央组织部部长陈云,一张给了当时抗大校长。

  中国中央特别行动科,简称中央特科,1927年11月在上海成立,包括总务、情报、行动和交通4个科,主要任务是保证中共中央领导机构的安全,收集掌握情报,叛徒,营救被捕同志,建立秘密电台等。主要领导和骨干包括周恩来、陈云、陈赓、潘汉年,以及著名的“龙潭三杰”李克农、胡底、钱壮飞等人。

  2001年,姚子健昔日未曾谋面的“战友”沈安娜受邀到某单位讲隐蔽战线斗争史。沈安娜演讲时,听众中有一位是姚子健的儿子姚一群,他听到沈安娜讲述的故事中有几个名字父亲曾经提及过,安排了两位老人的见面。见面之后,两位“战友”互相诉说自己的工作经历,经沈安娜确认,姚子健属于中央特科,她立刻向国家某部委报告,姚子健才有了真正的中央特科身份。

  姚子健在南京陆地测量总局从事情报工作的时候,联系人是舒曰信、沈伊娜夫妇,他收集到的资料和有关情报,由沈伊娜转交给他们的上级、当时中央特科领导王学文。而沈安娜就是沈伊娜的妹妹,在1935年1月,舒曰信向沈安娜转达王学文的指示,让她成为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速记员,此后沈安娜又担任中央常务委员会等重要会议的速记员,被誉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

  在武汉国民政府担任公安局长,长期潜伏“大人物”吴德峰之女吴持生,讲述了隐蔽战线上中央特科的机要交通及保障的往事;冒死将中央特科主要负责人顾顺章叛变的绝密消息告知中央的钱壮飞之孙钱泓,介绍了党中央是如何应对顾顺章叛党投敌之化险为夷的精彩故事;熊向晖的女儿熊蕾,介绍了父亲潜伏在胡宗南身边的精彩故事;在台湾从事地下工作的刘光典之子刘玉平,讲述了父亲牺牲的故事。